藝匠動態NEWS

與陳元燦談寫實雕塑與中國傳統雕塑的關系

        陳元燦,2011級藝匠雕塑學員,幾年前開始跟隨師傅制作傳統雕塑,有較好的造型基礎,但沒有接受過正規系統的繪畫訓練。來我這里學習一年后寫實繪畫和雕塑造型能力均得到提高,但仍然對中西造型規律的關系有些困惑,以下是我們就相關問題的對話記錄。
        陳:中國傳統雕塑和西方寫實雕塑的方法能不能結合? 
        黑:西方雕塑方法也是傳統,它是西方傳統,你們原來做的是中國的傳統,中國的傳統和西方傳統你想在形式上,形體表現方式上結合,這個我認為做不到。
        陳:就算是做到了,它內在的那古味就沒了,是吧?
        黑:對,它味道不一樣,就西餐和中餐你能做一塊嗎?做不到一塊,但是造型原理和核心技術都是對形體的把握,對形體的處理。西方的東西呢,西方的傳統更接近于真實和寫實的。咱們的東西是寫意的,寫意的就是做出那種意思,那種印象就行了。
        陳:沒必要做到那種標準。
        黑:它不是標準,它是好看,注重意境,不一定跟真的一模一樣。西方的研究方式是怎么能夠逼真,怎么能跟真的一樣,他們就怎么做。
        陳:做寫實雕塑對于我做傳統佛像有什么幫助?
        黑:有什么幫助?它讓你通過對寫實繪畫、雕塑學習,系統的訓練你觀察方法,思維方式,然后呢,從專業上提高你的能力,系統的訓練,正規的提高。
        陳:在這學了一年,感覺相比一年前,觀察上提高了。
        黑:就是內在的東西看的多,是吧!
        陳:但感覺手法上和技術上沒提高!就感覺做佛像跟做寫實雕塑是兩回事!
        黑:是,就是兩回事。但是兩回事歸兩回事,對型體的感覺、審美的提高,包括各部分的體量,比例的控制,空間的把握,這些是相通的。節奏松緊的控制,對節奏的敏感,捕捉味道的敏感度,這也是相通的,只不過表現手法不一樣。
        陳:有時候想用用不上,比如說額骨找不到。
        黑:傳統的雕塑,它里面也有它自己的體塊,它的體塊跟咱們所學的寫實雕塑的體塊不是一回事,西方寫實雕塑和中國的傳統雕塑的表現方式不一樣,但體塊的解釋方式都是相通的。
        陳:我老師他們以前在廈門一個美院進修過,剛回來的時候對造型的能力提高沒有那么明顯,我回去以后是不是也要適應半年、一年?
        黑:你的意思就是他們學的東西影響比較長遠。
        陳:對,就好像他們會畫素描的,雕塑后發力更強!我感覺我對傳統雕塑都沒進步。
        黑:你是以現在的眼光去看,所以你感覺沒進步,你要是以以前的眼光去看可能會感覺很好,再有很多東西,你要去消化和吸收去運用,用完了,再去想,想完了再去用,有這樣一個反復過程可能需要兩、三年甚至更長的時間,你的后勁才能顯示出來。
        陳:一開始我們做佛像做7-7.5個頭的比例,自從它比例調成8個頭后,這可能就是融入了西方8個頭的雕塑跟古代的比起來古味就不一樣了。
        黑:我不知道為什么,古代的傳統雕塑和西洋的一結合,我覺得這東西看起來比較輕浮或者說比較單薄,沒有那么厚重,我是這種感覺,所以我認為沒法結合,要做就做這種古味,要的就是這種古味。西方傳統有西方傳統的感覺,有它的這種古典的美感,而中國傳統有中國傳統特有的美感。
        陳:那我們現在做的東西,等一千年以后對后來人來說我們也是歷史。
        黑:我知道你的意思,就是說我們現在做的東西再激進再前衛,再過五百年,一千年以后,后人看咱們現在做的東西也是屬于古典了!可能跟咱們之前的前輩不一樣了,但咱們也成為歷史了,有可能。所以呢,從這個角度看,我這樣的人思想是屬于保守的、陳舊的。性格不一樣,受教育的背景不一樣,有的人可能比較善于突破和改變,這種愿望比較強。我就特別喜歡比較穩當的感覺,可能你之所以選擇來我這學,就有這么一個寫實的情節,你就喜歡這東西,所以你才來我這學。咱們學寫實雕塑即不要看高自己,也不要看低自己。寫實這種老實,這種踏實,即不是好事也不是壞事,它就象某種顏色,你說緑色好看還是紅色好看?都好看,關鍵是你要真誠,把手頭的事情做精彩,拿出你全部的力氣,你把它做漂亮做精彩做到你的極致,這就好了!怕就怕你哪個都做不好。不要以你做的這個事不如別人做的事高尚,不存在。就象說什么人長的英俊,什么人長的難看,沒有這個概念,你的精神狀態好你就英??!